?
您所在的位置:
【1651班任梓源】 吾家維揚

盛夏的清晨,薄霧還未散去,天色卻已緩緩亮起,輕風微寒,在雕花鏤空的木窗上停留。若是難得無事,便能由著自己賴到日上三竿,懶散夠了,才睡眼惺忪的爬起床。

早上皮包水晚上水包皮,已經成為揚州人的一種生活習慣。剛從老茶坊稱來的綠楊春在沸水中浮沉,從云卷云舒到轟轟烈烈,從青澀到醇厚,從純凈透明到茶色褐黃,時間賦予了他們嶄新的生命。待到一切落定,打開紫砂壺蓋,濃郁不失清冽的茶香沖出,撲向鼻腔,連襟上都不經意間沾染了些許。

春困秋乏夏打盹,午間小憩是每日飯后必不可少的。舊時沒有空調,老式的電風扇總是嘎啦嘎啦的在頭頂響著,躺在帶著薄汗的涼席上,聽著門外此起彼伏的蟬鳴,與鄰里嘮著家常。早晨把時令果蔬在冰涼的井中放著,待到午覺睡醒便有了爽口的涼瓜醒神。飽滿的汁水順著喉嚨流下,平復著體內的燥熱,舒爽,酣暢。

午后,挑著桂花糕的老爺爺在巷口準時出現,剛出爐的桂花糕帶著甜膩的氣息,充斥東關街的窄巷,濃郁,悠長。掛滿爬山虎的舊墻壁無聲的訴說從前的時光,縱使接受著歲月變遷的洗禮,那種骨子里的悠久氣息依舊濃稠醇厚。

我打小在揚州的東關古渡長大,出門便是鬧街,從東門到西門只要短短的半個時辰,古街雖小卻人來人往,形形色色的人們在這里相遇相知。若是夕陽正好,便可以看見猶如熟透柿子的落日躲在一戶戶人家的屋頭,余暉微黃,披著柔和的漫天霞光攤在彎彎繞繞的巷子里,和門前的桃樹耳語,看見了偶爾來覓食的白貓就順便分給它一點余光,于是如雪的貓也被灑上了一身的流光溢彩。

揚州風雨欲來的天氣比明媚時更讓人流連。微涼的雨落在肩頭,平添幾分涼意。若此時撐一只小船,于瘦西湖上蕩漾,便能看見鉛華洗凈的揚州城褪去了一身的浮華,在綿雨的浸潤下變得清麗。載著一船煙波,在荷花池里倘佯,驀然回首,朦朦朧朧中似是娉婷少女水袖柔舞,翩若驚鴻。不忍撥搖船槳,驚動一池春水。不用刻意避開垂于湖上的柳條兒,只管向前劃去,那些嫩嫩的,才冒出綠色小尖的芽會帶著絲絲縷縷的春意,輕撫過你的臉,輕柔舒緩。

      古代的揚州,是“廣陵實佳麗,隋季此為京。八方稱輻輳,五達如砥平”的盛世模樣;是“天下三分明月夜,二分無賴是揚州”的細膩嬌柔;是“園林多是宅,車馬少于船”的富庶熱鬧。

      浮生三千,吾愛有三,廣陵之春風十里、蓮池之驚鴻一瞥,瘦西湖之垂釣庭。生于維揚,足矣。








作者:
編輯:
本欄目上篇:【1623班趙安玲】 我愛我家鄉 本欄目下篇:【1512班張心懿】姑蘇情
版權所有:江蘇省司法警官高等職業學校 蘇ICP備05047985

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建議使用分辨率:1440*900 IE6.0或以上瀏覽器瀏覽
宏发彩票 58彩票 | 国民彩票 | 鸿利彩票 | 好彩彩票 | 666彩票 | 同城彩票 |